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旅游新闻 >
专访|张怡微:我比我小说里的女孩子都过得好_情感频
发布日期:2020-05-23 03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复旦中文系教授创意写作的张怡微,经常挂在嘴边的句子是:“我很幸运”。

张怡微

曾有人这么形容她:“声小,动作轻,夹个菜也要用手兜着,举止克制谨慎,笑时表情收敛。”做了老师后的张怡微,明显地松弛下来。今年4月份,张怡微的《家族试验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,通过这本书,她回眸望见了自己,曾经那个永远被忽视、不被爱、永远在愤怒的小女孩,每一个短篇都是自我的分身,都在诉说曾经可能变成的自己。

“身为女性,我更为敏感地觉知到生活的缝隙,是既容得下血缘之外的人员,也会奋力驱逐血缘之内的人员。有软弱的寄生,亦有逃离。”张怡微用“家族试验”命名自己的生活与写作,一本小说集,亦是一段岁月与回忆的浓缩。

《家族试验》

我的技巧在提升,但曾经的愤怒消失了

“比较显而易见的是,我比我小说里的女孩子都过得好。”

走过青春期后回顾《家族试验》,张怡微觉得,每一篇文章都像是自传,《家族试验》是她观看世界、观看生活的起点,来自种种“不满足”,对家庭不满足、对爱不满足、对知识不满足。创作这些故事的初衷,是因为彼时年轻的自己看到许多残缺、不完满,看到成人世界令人费解的雷池,不冲进去看看触目惊心的残肢断臂,就不会满足。

在20岁到30岁的年龄,包围她的是挣扎、困惑和不解,以及对现状的不满。“我一直没有达到安全的那种状态,一直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过现在的生活,家里的人对我没有期望,不需要我奋斗,我的感受也微不足道,那是一种对自我普通的痛苦。”

在她看来,《家族试验》中写作了一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生活在一起的故事,相比情节,更重要的是表达的欲望:当时的她,面对正常的生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想要说出来。“如果我不写就没有人知道,大家都觉得你们过得很好,这是女性写作所面临的问题。我们拿笔的时间也不长,表达的不好不要紧,但是完全不表达,别人就会忘却我们的声音。”

Power by DedeCms